8号墩中间报告(200字)

发表于:2020.10.2来自:www.fanwen118.com字数:200 手机看范文

报告编号GP-DC(2011)HCJ-3-4-00*

衡茶吉桩基检测中间结果

8号墩中间报告

检测人员: 编写: 审批:

检测单位:******质量检测有限公司

报告编号GP-DC(2011)HCJ-3-4-00*

检测人员: 编写: 审批:

检测单位:*****质量检测有限公司

8号墩中间报告




第二篇:北京市大兴新城北区8号地考古发掘报告 13300字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北京市大兴新城北区8号地

考古发掘报告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北京100009)

【关键词】北京市;大兴新城北区;陶窑;汉墓;火葬墓;发掘报告

【摘要】2007年7月至8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大兴区文物管理所的协助下,对大兴新城北区8号地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汉代窑址8座,均由窑室、火膛和操作间等构成;汉代墓葬5座,皆为砖室墓,可分为多室和单室两类;明代墓葬7座,其中6座为小型火葬墓。

北京市大兴新城北区8号地位于北京市

大兴区黄村镇前高米店村。2007年7月26

日~8月20日,为配合兴创房地产开发有限

公司拆迁安置工程,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大

兴区文物管理所的协助下,对大兴新城北区近现代砖块、瓷片等。厚约10~30厘米。第②层,冲积土,浅黄色,含有大量细沙,土质较软,属自然堆积,无包含物。厚约85~110厘米。第③层,深灰褐色,土质较硬,含有少量8号地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区北距

五环路约800米,东距京开高速公路约500

米,北邻香园路,东邻兴丰大街,南邻双高路,

西邻兴华大街,地势平坦(图一)。此次发掘面

积共1200余平方米,发掘汉代窑址8座、汉

代墓葬5座、明代墓葬7座。现将此次发掘情

况报告如下。

一、地层堆积

发掘区内文化层堆积比较简单,可以分

为3层,现以Y3所在探方北壁剖面为例进

行说明:

第①层,耕土,土色灰褐,土质较硬,含有图一遗址位置示意图墓葬▲遗址、

?25?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细沙及碎砖块。厚约16~30厘米。

二、汉代陶窑

(一)窑址

窑址共发掘8座,均开口于第③层下,除

窑壁残高110厘米,其上的青灰色烧结面厚约4~6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20厘(窑床)连接米。窑室东、西、南壁与窑室底部处有凹槽,宽10厘米,高12厘米,进深6~(南壁)烟道相连,估计为排10厘米,与后壁

烟之用。窑室底部(窑床)较平整,南北长186厘米,东西宽(包括底部凹槽)194厘米,为青窑灰色烧结面,其上留有南北向摆砖的印痕。室顶部已不存在,从火膛后端上弧趋势分析,或为弧形顶,入窑后封顶。

烟道共2条,位于窑室后壁(南壁),形状相同,均为斜坡状。东侧烟道的进烟口东西宽高50厘米,距东壁24~35厘米,烟22厘米、

道斜坡长102厘米,上部已破坏,残留的烟口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26厘米,东西宽32厘米,烟口距窑室南壁60厘米。西侧进烟口东西宽20厘米、高42厘米,距西壁20~30厘米,烟道斜坡长101厘米,上部已破坏,残留东西的烟口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25厘米、

宽20厘米,烟口距窑室南壁66厘米。烟道周壁为红烧土,厚约

Y4和Y5遭破坏比较严重外,其它6座窑址

保存相对较好,均由窑室、火膛和操作间三部分构成。根据烟道或排烟系统的不同,这8座陶窑可分为3式。

Ⅰ式(Y5、3座Y7、Y8)。这一类型的烟

道上下结构有变化,或烟道上部有斜坡,或在烟道上部进深加宽。

Y7位于发掘区东北部。陶窑上部已破

坏,下部保存完好。坐南朝北,方向约为10度,南北总长645厘米,由窑室、火膛和操作(图二)。间三部分构成

窑室平面近方形,口小底大,上口南北长

162厘米,东西宽178厘米。除火膛上部的北

(前)壁坍塌外,东、西、南三面窑壁保存较好,

6~8厘米。烟道底部与窑室底部

凹槽相连。

火膛位于窑室之前,结构前窄后宽、前低后高,底面以上呈弧

形,平面形状似漏斗,后端正视近弧形。南北长86厘米,东西宽

143厘米,纵长高度50~128厘

米。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6~8

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

8~10厘米。火膛底部较平整,低

于窑室底面58厘米。

窑门基本位于火膛正前方,

1米

近长方形。系于火膛前挖出的高宽31厘米、进深38厘30厘米、

米的土洞,其底部高出操作间40厘米。周壁红烧土厚约12~15厘米。

34

图二剖面图及烟道正视、剖面图Y7平、

1.平面图2.剖面图3.烟道正视图4.烟道剖面图

?26?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操作间位于窑门北侧,为平面形状近圆形的深坑,口大底小,口径南北长340厘米,东西宽330厘米。操作间有5级台阶,均呈不规则形。自上向下为:第1级台阶距坑口深

除东、西、北三面窑壁外,火膛西宽202厘米。

上部还保留着部分南壁。窑壁残高约98~

102厘米,其上的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4厘

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16~20厘米。窑壁与窑室底面垂直。窑室底部较平整,为青灰色烧结面。窑室顶部已不存在,从火膛后端上弧趋势分析,或为弧形顶,入窑后封顶。

(北壁),间距烟道共两条,位于窑室后壁

34厘米,长137厘米,宽20厘米,高0.35厘

米;第2级台阶长160厘米,宽26厘米,高

31厘米;第3级台阶由东向西环形,台阶面

距102厘米,高30厘米;第4级台阶宽20厘米、高30厘米;第5级台阶宽32厘米,高18厘米,斜向底部,呈斜坡状。底部较平,南北长206厘米,东西宽191厘米。

窑内堆积分为两部分。窑室与火膛内堆积基本连为一体,为灰褐色土,相对不太纯净,含有砖块以及塌落的青灰色及红色烧结面。火膛底部有一层草木灰烬。操作间内填土亦为灰褐色,相对窑室内的填土较纯净。窑内堆积应为短时间内形成。

50厘米,呈长方形凹槽状,烟道下部与窑室

底面平齐。东侧烟道距窑室东壁41厘米,残

存高度与北壁相同,残高98厘米,东西宽20厘米,底部进深22厘米,在高60厘米处进深加宽至42厘米。西侧烟道距窑室西壁40厘米,残存高度与北壁相同,残高100厘米,东西宽30厘米,底部进深23厘米,在高64厘米处进深加宽至36厘米,烟道内侧上部残留有横向竖砌的砖3块,应为封闭烟道之用。烟道四壁及底部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3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16~20厘米。

火膛位于窑室之前,结构为前窄后宽,前

Y8位于发掘区东北部,陶窑上部已破

坐北朝南,方向约175度,坏,下部保存较好。

南北总长约640厘米,由窑室、火膛和操作间三部分构成(图三)。

窑室平面近长方形,南北长300厘米,东

1米

1米

图三剖面图及烟道正视图Y8平、

图四剖面图及烟道正视图Y1平、

1.平面图2.剖面图3.烟道正视图

1.平面图2.剖面图3.烟道正视图

?27?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低后高,底面以上呈弧形,平面形状似漏斗,后端正视为近半圆状的弓形。南北长108厘米,东西宽120~180厘米,纵长高度152~160厘米。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2~4厘米,其外红色烧土渐淡,厚约18厘米。火膛底部平整,与窑室的界限在于底面高低,低于窑室底面76厘米。

窑门基本位于火膛正前方,近长方形。系挖出的高76厘米、宽72厘米、进深25厘米的土洞。周壁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4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24厘米。

操作间位于窑室的南部,为平面形状近似于长方形的深坑,口大底小,上口南壁长270厘米,东西宽323厘米;下口南北长

图五

(南至北)Y1

土红色渐淡,厚约28~30厘米。窑壁与窑室底面垂直,窑壁上部稍内收。窑室底部(窑床)较平整,南北长232~240厘米,东西宽(窑床)为青灰色烧304~312厘米。窑室底部

结面,其上留有南北向摆砖的印痕。窑室顶部已不存在,从火膛后端上弧趋势分析,或为弧形顶,入窑后封顶。

烟道共3条,大小形状相同,平面均呈“凸”字形的凹槽,等距离垂直分布于窑室后(南)壁,间距96厘米。烟道上下结构基本一进深8厘米,内口宽14致,外口宽30厘米、

厘米、进深20厘米,总进深28厘米。烟道残高与窑室后(南)壁相同,均为190厘米。烟道下部与窑室底面平齐。烟道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8~10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

258厘米,东西宽161厘米。底部较平,残存

最深152厘米。西壁有2级台阶,第一级长

280厘米,宽67厘米,距操作间开口60厘米;第二级长255厘米,宽28厘米。

窑内堆积分为两部分。窑室与火膛内堆积基本连为一体,为灰褐色土,含有陶器口沿残片和筒瓦残片,以及塌落的青灰色及红色烧结面。火膛底部有一层草木灰烬。操作间内填土亦为灰褐色,相对纯净。窑内堆积应为短期内形成。

Ⅱ式(Y1、4座Y2、Y3、Y6)。均有三或

两个烟道,基本等距离分布于窑室后壁,且烟道上下结构基本一致。

Y1位于发掘区东南部。陶窑上部已破

30厘米。烟道南侧均发现有残砖块竖砌。

火膛位于窑室之前,结构为前窄后宽、前低后高,底面以上呈弧形,平面形状似漏斗,后端正视为近半圆状的弓形。南北长106厘米,东西宽108~264厘米,纵长高度134~

坏,下部保存完好。坐南朝北,方向约为10度,南北总长740厘米,由窑室、火膛和操作间三部分构成(图四、五)。

窑室平面近长方形,口小底大,上口南北长204~208厘米,东西宽293~298厘米。除东、西、南三面窑壁外,火膛上部还部分地保留着北(前)壁,窑壁残高约190厘米。窑壁内侧的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10厘米,其外烧?28?

201厘米。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8~10厘

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30厘米。火膛底部较平整,与窑室的界限在于底面高低,低于窑室底面70厘米,连接处用青砖东西向平砌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11层,用砖规格:长30厘米,宽14.5厘米,厚5.5厘米。

窑门基本位于火膛正前方,近椭圆形,周壁为红烧土,系挖出高86厘米、宽108厘米、进深14厘米的土洞,其底部高出操作间20厘米。

操作间位于窑门北侧,为平面呈圆角口长方形的深坑,上部遭到一定程度破坏。大底小,口径南北长434厘米,东西宽390厘米;底部南北长220厘米,东西宽250厘米,底较平,残存最深约230厘米。在操作间东北部有5级台阶,由上向下:第1级台阶距坑口40厘米,长232厘米,宽86厘米,高36厘米;第2级台阶长250厘米,宽

38厘米,高42厘米;第3级台阶长260厘

米,宽30厘米,高42厘米;东北角台阶向西北角拐,台面在同一层上;第4级台阶不太规则,东西长74厘米,宽28厘米,高35厘米;第5级台阶不规则,宽16~26厘米,斜坡至底部。

窑内堆积分为两部分。窑室与火膛内堆积基本连为一体,为灰褐色土,含有少量饰绳纹残砖块,以及塌落的烧结面。火膛底部有一层草木灰烬。操作间内填土亦为灰褐色,但相对纯净,含有少量饰绳纹的残砖块。总体来看,窑内堆积为一次性形成。

图六

01米

剖面图及烟道正视图Y6平、

1.平面图2.剖面图3.火膛正视图4.烟道正视图

青灰色烧结面,其上留有南北向摆砖的印痕。窑室顶部已不存在,从火膛后端上弧趋势分析,或为弧形顶,入窑后封顶。

烟道2条,呈长方形凹槽状,分别位于窑室后壁东西两角,结构基本一致。烟道宽16厘米,进深15厘米,残存高度与窑室后壁同,约86厘米。烟道下部与窑室底面平齐。烟道壁及底部为青灰色烧结面,厚约8~10厘米。

火膛位于窑室之前,结构为前窄后宽、前低后高,底面以上呈弧形,平面形状似漏斗,后端正视为近拱形。南北长176厘米,东西宽

Y6位于发掘区东北部。陶窑上部已破

坏,下部保存完好。坐南朝北,方向约为17度,南北总长680厘米,东西宽190~325厘米,由窑室、火膛和操作间三部分构成(图六)。

窑室平面近方形,南北长190~192厘米,东西宽190~205厘米。除东、西、南三面(前)壁。窑壁外,火膛上部还部分地保留着北

壁残高约86厘米,其上的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8厘米,其外红色烧土渐淡,厚约10~

72~210厘米,纵长高度100~172厘米。烧

结面分为两层,内层烧结面为浅青灰色,颜色泛白,易剥落,较薄,厚约3~5厘米;其外为青灰色烧结面,颜色较深,厚约10~12厘米。火膛底部较平整,低于窑室底面80厘米。

窑门基本位于火膛正前方,近拱形。系挖出的高90厘米、宽72厘米、进深36厘米的土洞,下底与火膛及操作间底部在同一平面上。窑门可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部自底部向上

?29?

14厘米。窑壁底部与窑室底面垂直,底部较

平整,长宽与上口一致。窑室底部(窑床)为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叠压错缝平砌青砖7层,高42厘米,厚42厘米,周壁红烧土厚约10~18厘米,用砖规格为长55厘米,宽14厘米,厚6厘米。

操作间位于窑门北侧,为平面呈不规则圆形的深坑,上部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口大底小,口径南北长305厘米,东西宽325厘米,残存最深170厘米;底部较平,南北长

窑室残存平面呈梯形,东西残长110厘米,南北宽160~216厘米。西壁已破坏,东壁窑壁残为青砖垒砌,南北两壁保留东半部分。高120厘米,略呈弧形,其上的烧结面为青灰色,厚约8厘米,其外烧土红色渐淡,厚约(窑床)平整,为青灰18~20厘米。窑室底部色烧结面。

进烟口共4个,等距离分布于窑室东壁,间距30~32厘米。进烟口高均为18厘米,进深均为15厘米,其中1号进烟口宽10厘米,

207厘米,东西宽192厘米。北侧有3级台

阶,自上向下为:第1级台阶东西长40厘米、南北宽20厘米,高42厘米;第2级台阶东西长45厘米,南北宽30厘米,高30厘米;第3级台阶呈斜坡状,东西长46~80厘米,坡长

2号宽18厘米,3号和4号宽均为24厘米。

进烟口下部与窑室底面平齐。用砖规格为长

205厘米。

窑内堆积可分为两部分。窑室和火膛堆积连为一体,为灰褐色土,含有残砖块、烧结面颗粒。不同之处在于火膛内填土更为疏松,底部有一层草木灰烬。操作间内填土为灰褐色,土质较纯。由此推断,窑内堆积是在不长的时间内形成的。

(Y4)。Ⅲ式1座

Y4位于发掘区东南部。方向约280度。大部分已遭破坏,残长205厘米,残留窑室东部、进烟口和烟室(图七)。

30厘米,宽14厘米,厚5厘米。

烟室位于窑室东部,平面呈梯形,口小底大,上口东西长74厘米,南北宽120~152厘南、北壁米。除西壁为窑室东壁外,存留的东、高约120厘米。烟室底部平整,东西长78厘米,南北宽120~176厘米。烟室四壁及底部均为红烧土,厚约14厘米。

窑内填土黄褐色,土质疏松,含残砖块及烧结面。

(二)出土遗物

仅于Y2和Y8的填土中出土少量的陶器和砖瓦的残片。

陶盆

皆口沿残片。泥质灰陶,含少量

粉砂。轮制。可分二型。

4件。侈口,卷沿,重唇下垂,斜

腹。下腹及底残缺。标本Y2∶2,口沿内侧略凹。口径40.4厘米,残高5厘米(图八,1)。

B型1件。标本Y2∶4,直口,方唇略

厚,平沿略凹,斜腹。腹部饰数周凹弦纹。口径26厘米,残高5.2厘米(图八,2)。

陶瓮

1米

A型

皆口沿残片。泥质灰陶,含少量

粉砂。轮制。可分二型。

A型

图七

剖面图及进烟口正视图Y4平、

1件。标本Y2∶6,敛口,圆唇,唇

外侧下侈,短颈,颈外侧饰一周凸棱纹,内侧略凹,与腹部相接处有一周凸棱,鼓腹。口径(图八,3)。42.8厘米,残高6.8厘米

1.平面图

2.剖面图

3.进烟口正视图

?30?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砌筑的长方形多室墓,墓道已被破坏,现残留

前室和后室西半部。

前室平面呈长方形,墓室底部距地表深

2.70米,南北长1.86米,东西残宽0.60~1.86米,四壁仅残留底

部一层砖,高0.05米,土圹高1.40米。

后室位于前室北

图八

(Y2∶2)1.A型陶盆(Y8∶2)5.陶釜

窑址出土器物

(Y2∶6)3.A型陶瓮

(Y2∶5)4.B型陶瓮

(Y2∶4)2.B型陶盆

(Y8∶3)6.筒瓦(Y2∶8)7.板瓦(4为1/15,余为1/10)

部,后室门已破坏,仅留西边底部一层砖,高

B型1件。标本Y2∶5,侈口,方唇,鼓0.05米,南北长0.75米,宽度不详。后室南北

长1.78米,残宽0.61~0.77米,仅残留西壁和北壁西半部,用青砖两平一竖交替砌筑,残高0.56米。铺地砖大部分已破坏,仅留西北角一片,砖上发现少量残碎骨。

单室墓4座(M1、2、M2、M3、M5)。平面皆呈“甲”字形,由墓道、墓室等部分组成。

腹,口沿内侧与腹部相接处有一道凸棱。口径(图八,4)。69.2厘米,残高8.4厘米陶釜口沿残片1件。标本Y8∶2,泥质褐陶。侈口,圆唇,口沿外撇,口沿内侧与腹部相接处有一周凸棱,深腹,腹部内外侧均有数周凹弦纹,有拼接痕迹。轮制。口径25厘米,残高11.8厘米(图八,5)。

筒瓦

M1位于发掘区东南部,开口于第③层

1件。标本Y8∶3,残,泥质灰陶。下,墓口距地表约1.20米,坐北朝南,方向墓室组成。封190度。由带台阶的斜坡墓道、门已被破坏,结构不明(图九)。

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偏东,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3.68米,东西宽0.70~0.86米。南端有2级台阶:第1级宽0.34米,高0.35米;第高0.63米。其下为缓坡状,坡2级宽0.30米、

度25度,坡长3.10米。墓道底长0.50米,距墓口深1.90米。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4.50米,东西宽2.20米。墓室用青砖砌筑,西壁及南壁仅存底部青砖,东壁及北壁残存高度为墓壁砌法一平一竖。墓底用残0.66~0.80米。

砖铺地。骨架零乱,残留下肢骨。出土铜镜1面、铜环1件、铜钱43枚(五铢41枚、货泉1枚、大泉五十1枚)、陶猪1件、陶灶1件、陶小陶盆1件、小陶釜1件、陶耳杯2奁1件、

?31?

前部瓦唇表面有篦点纹,瓦体表面饰不均匀线纹,内面为不均匀布纹。残长10.6厘米,瓦径15.4厘米,瓦身厚1.4~2厘米,瓦唇长3.4厘米,厚1.2厘米(图八,6)。

板瓦

1件。标本Y2∶8,残,泥质灰陶。

正面饰横向凹弦纹,局部为交错绳纹,内面有凹弦纹及拍印篦点纹。残长18.8厘米,宽19厘米,厚1.2厘米(图八,7)。

三、汉代墓葬

(一)墓葬形制

共发掘5座,均遭盗掘和破坏,保存较差,皆为砖室,可分多室墓和单室墓两类。多室墓1座(M4)。1、

M4位于发掘区东部,开口于第③层下,墓口距地表1.30米,方向184度。为青砖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01米

图九剖面图M1平、

1.铜镜2.铜环3.铜钱4.陶猪5.陶灶6.陶奁7.小陶盆8.小陶釜9、10.陶耳杯

01米

图一○剖面图M3平、

1.铜镜2.铜钱3.陶耳杯4.小陶釜5.小陶盆6.陶猪7.陶狗?32?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件。北壁仅存底部一层砖,东壁北部有一段长

M3位于发掘区东南部,开口于第③层残高0.37米的四层砖墙,砌法为一0.50米、

铺地砖用红竖两平,由红色砖和青色砖混砌。

色砖和青色砖残块错缝平铺。墓室仅留两具少量人腿骨。出土铜镜1面、铜钱4枚(五铢货泉1枚)、陶耳杯1件、小陶盆1件、3枚、

小陶釜1件、陶猪1件、陶狗1件。

(二)出土遗物陶器1、陶耳杯

下,墓口距地表约1.30米,方向175度。由带台阶的墓道、墓室组成(图一○)。

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偏东,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3.20米,东西宽0.70~0.90米。墓道南端有4级台阶:第1级长0.70米,宽0.50米,高0.40米;第2级长0.74米,宽0.30米,高0.35米;第3级长0.75米,宽0.35米,高

0.30米;第4级长0.80米,宽0.30米,高0.45

米。墓道底长1.72米,墓道底部距墓口深

3件。均残,为泥质灰陶,含少

量粉砂,形制相同。椭圆形口,侈口,半月形双耳与口沿相平,平底略内凹。模制。标本(图M3∶3,长11厘米,宽9.5厘米,高3厘米一一,1)。

小陶盆

1.70米。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4.10米,东西宽2.20米。墓室用青砖砌筑,由于破坏严重,周壁及顶部砖墙已被破坏,南壁、西壁和

2件。均为泥质灰陶,含少量粉

910

图一一

(M3∶3)1.陶耳杯(M3∶6)6.陶猪

(M3∶4)2.小陶釜(M3∶7)7.陶狗

汉墓出土器物

(M1∶6)4.陶奁盖

(M1∶6)5.陶奁

(M3∶5)3.小陶釜

(M1∶2)8.铜环(M1∶1)9.连弧纹镜(M3∶1)10.简易博局纹镜

(1、2、6、7、9为1/4,3为1/3,4为1/8,5为1/7,8、10为1/2)

?33?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砂,形制相同。侈口,圆唇,窄沿不平,斜腹,平底。轮制,下腹部外侧有斜向刮修痕,底外侧有扇形切纹。标本M3∶4,口径9厘米,底径(图一一,2)。4.5厘米,高4.3厘米

小陶釜2件。均为泥质灰陶,含少量粉砂,形制相同。侈口,圆唇,短颈,折肩,鼓腹,平底。下腹部外侧有斜向刮修痕。标本M3∶

残,长13.6厘米,高7厘米(图一一,6)。

陶狗

1件。标本M3∶7,残,泥质灰陶,

手制。站立状,俯首,嘴部较尖,耳朵较小,尾已残。长12.5厘米,高6.7厘米(图一一,7)。

铜器2、铜环铜镜

1件。M1∶2,环形,直径2.3厘米2件。

(图一一,8)。

5,口径4.1厘米,腹径6.2厘米,底径2.8厘

米,高3厘米(图一一,3)。

陶灶

M1∶1,连弧纹镜。残,半球形纽,柿蒂形

纽座,纽座四叶无干,叶子直接贴附于纽座,近似扁桃形,之间铸有“百子千孙”铭文,文字近篆体,笔画纤细。纽座外饰一周凸弦纹,弦纹外为内向八瓣连弧纹带,其外为一周细弦纹及两周栉齿纹带,栉齿纹带之间为两周细弦纹,细弦纹之间为一周有短竖线的间断弦纹,镜的边缘接近三角缘。镜直径13.8厘米,缘厚0.5厘米(图一一,9)。

1件。标本M1∶5,残,泥质灰陶。

灶门大部分已残,呈长方形,残长2.4厘米,宽3.4厘米。灶面大部分已残,残长16厘米,宽10厘米,灶高8.2厘米。

陶奁

1件。标本M1∶6,泥质灰陶,含

少量粉砂,器表有斜向刮修痕迹。有盖,盖中(图一间隆起,直径21.6厘米,高10.8厘米一,4)。奁体敛口,方唇,斜壁,平底,口径14.8厘米,底径19厘米,高9.4厘米(图一一,5)。

陶猪

M3∶1,简易博局纹镜。残,半球形纽,圆

形纽座,座外有一周凸弦纹,外为复线勾勒出的方框,方框四角分别有四个小圆圈,方框之外为一周栉齿纹和一周锯齿纹,其外有两周

2件。泥质灰陶,手制。均作站立

状,俯首,长嘴下垂,嘴鼻末端较平,耳朵较小,鬃毛较短,卷尾,形体较瘦。标本M3∶6,

34

图一二

(M1∶3-1)1.A型五铢

(M1∶3-4)4.CⅠ型五铢(M3∶2-3)7.货泉

(M12∶3)10.洪武通宝

墓葬出土铜钱(拓片)

(M1∶3-2)2.BⅠ型五铢

(M1∶3-5)5.CⅡ型五铢

(M1∶3-3)3.BⅡ型五铢

(M3∶2-1)6.D型五铢

10

(M1∶3-7)8.大泉五十(M9∶1)9.至大通宝(均为原大)

?34?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凸弦纹。镜的边缘接近三角缘。方框与栉齿纹之间或有纹饰,由于锈蚀严重已无法辨认。镜直径7.4厘米,缘厚0.6厘米

(图一一,10)。3、

铜钱出土五铢44枚、货泉2枚、大泉五十1枚。

五铢

正面篆书“五铢”2字,面、

背均有外郭,穿背有郭,可分为四型。

A型“铢”

字“金”头和四点均较小,头方折,下划方折,“五”字交笔缓曲。标本M1∶3-1,直径2.6厘米,穿边长1厘米图一二,1)。

B型“金”

字头呈箭头形,“朱”头方折,下划圆折,“五”字字体宽扁,交笔缓曲。可依字的不同分二亚型:

BⅠ型“金”

字四竖点较短,“金”字头略低于“朱”字。标本M1∶3-2,直径2.6厘米,穿边长1厘米(图一二,2)。

BⅡ型“金”字四点较圆,“金”字与

字平齐。标本M1∶3-3,直径2.5厘米,穿边长1厘米(图一二,3)。

C型“金”

字头呈三角形,四竖点较长,头方折,下划圆折,“五”字字体较瘦长。依“五”字交笔特征可分二亚型:

CⅠ型“五”

字交笔近直。标本M1∶3-4,直径2.6厘米,穿边长1厘米

(图一二,4)。

CⅡ型“五”字交笔缓曲。标本M1∶3-5,直径2.5厘米,穿边长1厘米

(图一二,5)。

D型“金”字头呈箭头形,“朱”头及下划转折圆润,“五”字字体较瘦长,交笔近直。标本M3∶2-1,直径2.6厘米,穿边长1厘米图一二,6)。

货泉“货泉”二字为悬针篆,工整纤秀,字中竖笔未断开,书体潇洒飘逸。面、背均有外郭,穿面、背均有郭。标本M3∶2-3,直径2.1厘米,穿边长0.8厘米(图一二,7)。

考古发现

大泉五十正面穿之上下左右有“大泉

五十”悬针篆,“泉”字中竖笔断开,面、背均有外郭,穿面、

背均有郭。标本M1∶3-7,直径2.8厘米,穿边长0.8厘米

(图一二,8)。四、明代墓葬

(一)墓葬形制

明代墓葬共7座,编号为M6~M12,除

M8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外,其它均为小型竖

穴土圹砖室火葬墓。

M6位于发掘区中部,方向约185度,

开口于第②层下,墓口距地表约1.05米,为平面呈长方形的竖穴土圹砖室墓。土圹南北长1.37米,东西宽0.97~1.04米,深0.75米。墓室偏于土圹东。墓室南北长0.88米,东西宽0.70米。墓壁残高0.36~0.41米,用青砖错缝平砌7层,至第8层内收,平面摆成近似菱形,似开始封顶。顶部已塌。墓底青砖平铺,上有烧骨和铜钱。墓底南北长0.54米,东西宽0.40米。另在墓室的南部有一行东西向的墙砖,砖面距墓口0.20米,以青砖残块砌制,残存两层,东西长0.88米,宽0.16米,其用途不详(图一三)。出土有开元通宝1枚、嘉熙通宝1枚、圣宋通宝2枚、元丰通宝1枚。

M10位于发掘区中部偏南,开口于第

②层下,墓口距地表1米,为平面呈长方形的

竖穴土圹砖室墓。土圹南北长1.40米,东西

宽1.21米,深0.90米。墓室东西宽1.12米,南北长1.10米。墓室四壁用青砖残块错缝平砌,残高0.54~0.66米。墓室东西两壁为斜壁,层层内收,南北两壁稍直。顶部已塌。墓底南北长0.90米,东西宽0.80~0.86米。墓底青砖铺地,在墓室西部设一象征性棺床,南北长0.88米,东西宽0.22~0.30米,高于东部铺地砖0.05米。墓内残留部分烧骨,并随葬铜钱淳化元宝1枚、元祐通宝1枚、皇宋通宝1枚、治平元宝1枚、嘉熙通宝1枚、熙宁重宝1枚、

洪武通宝1枚(图一四)。?35?

“朱”(“金”“朱”“朱”(“泉”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考古发现

50厘米

50厘米

50厘米

图一三剖面图M6平、图一四剖面图M10平、图一五剖面图M11平、

1.铜钱1.铜钱1.铜钱

M11位于发掘区中西部,开口于第②

层下,墓口距地表1米,为平面呈长方形的竖穴土圹砖室墓。土圹东西长1.40米,南北宽墓室南北长0.90米,东西1.30米,深0.56米。

宽0.68米。四壁残高0.20~0.36米,用砖块竖砌或平砌。顶部已塌。墓底部用残砖块平铺一层,其上发现烧骨和铜钱,有开元通宝1枚、皇宋通宝1枚、圣宋元宝2枚、正隆元宝大定通宝1枚(图一五)。2枚、

(二)出土遗物

出土遗物皆为铜钱,计有唐代的开元通宝3枚,宋代的淳化元宝1枚、元

通宝1

枚、皇宋通宝3枚、治平元宝3枚、嘉熙通宝圣宋元宝4枚、元丰通宝1枚、熙宁重2枚、

宝1枚、政和通宝1枚,金代的正隆元宝2枚、大定通宝(背申)1枚。元、明者有:

一钱”,直径2.1厘米,穿M12∶3,背文纪重“

径0.6厘米(图一二,10)。

五、结

北京大兴新城北区8号地发现的这8座陶窑中,所属Ⅰ式的3座和所属Ⅱ式的4座的窑室底部(窑床)大致都为近方形或长方形,不同之处在于烟道的内部结构,前者烟道从西安和洛阳地数多为2条,后者多为3条。

区发掘的汉代陶窑可以看出,汉代中期前后,窑室平面大多数为方形或长方形,两个烟道;汉代中期以后,窑室平面绝大多数为长方形,三烟道[1]。因此,I式陶窑的时代多为汉代中期前后,Ⅱ式陶窑的时代可能多为汉代中期以后。属于Ⅲ式陶窑的Y4残存部分与东周王城东汉晚期Y1[2]结构相似,因此Y4的时代也大约在汉代晚期。综合以上分析,此次发掘的8座陶窑的时代为西汉中期到东汉晚期。此次发现的陶窑,不仅大多结构清楚,而且还出土了一些陶器口沿残片,这将会有助

1枚,标本M9∶1,方穿,楷

书,对读。直径2.25厘米,穿径0.6厘米(图一二,9)。

洪武通宝4枚。方穿,楷书,对读。标本

至大通宝?36?

文物春秋2008年第4期于汉代陶窑方面的学术研究。

汉代墓葬M1和M3共出土铜钱47枚,其中有新莽钱“货泉”和“大泉五十”,C型和

D型五铢钱具有东汉五铢钱的显著特征。另

外,M1出土的连弧纹镜与西安荣海住宅小

区东汉晚期墓葬M1出土的连弧纹镜[3]相似,

M3出土之简易博局纹镜与西安雅荷智能花

园东汉中期墓葬M9出土的简易博局纹镜[4]形制相近。M1出土的陶奁与北京怀柔东汉晚期墓葬出土的Ⅰ式奁[5]相似,都为平底、带盖,盖顶部隆起,不同之处在于前者腹部为斜壁,后者为直壁,据此可以判断M1和M3的时代应为东汉中晚期。另外M2、M5的墓葬形制与M1、M3相近,而多室墓M4的形制是东汉中晚期比较流行的墓葬形制,由此我们可以推测此次发掘的5座汉墓的年代大约为东汉中晚期。

M1和M3曾遭盗掘,出土器物位置已不

是原状,不过有些器物的位置可能与下葬时的位置相去不远。两面铜镜都出土于M1和

M3墓室北侧,而墓主人残存腿骨位于靠近

墓道的南侧,我们可以推测,这两面铜镜下葬时可能是置于墓主人胸部或头部附近。东汉中晚期的铜镜多见“长宜子孙”、“长宜高官”、“家常富贵”等吉祥铭文,而M1出土铜镜的铭文为“百子千孙”,比较罕见,可能为汉代铜镜的新发现。

此次发掘的火葬墓形制基本一致,都是先挖好土圹,然后在土圹内用砖石砌垒墓室,墓室内有烧骨,并随葬有铜钱。这6座火葬墓用砖块垒砌,杂以石块,随葬品仅有铜钱,应是平民墓,而其中M7、M10和M12中出土

考古发现

有“洪武通宝”,说明这批火葬墓的时代大约为明初。我国在宋元时期各地广泛实行火葬,火葬之俗相当盛行[6],辽金元时期的火葬墓在北京地区发现的也较多。据明史记载:“近

世狃元俗,死者或以火焚,而投其骨于水。”[7]

可见

元代的火葬传统延续到了明代。而明清以后,朝廷禁止火葬,使火葬习俗渐趋衰微,但有的地方仍有沿用[8]。这批火葬墓的发现表明,在明代初年的北京地区依然有火葬习俗。

领队:袁进京

发掘:于璞、金俊波、郭安林等绘图:张济发、杨科民拓片:刘小贺、石志刚执笔:于璞、韩鸿业、李春山———————————————

[1]a.唐金裕:《西安市北郊汉代砖瓦窑址》,《考古》1964年4期;b.洛阳市文物工作队:《

洛阳东周王城内的古窑址》,《考古与文物》1983年3期;c.秦都咸阳考古工作站:《秦都咸阳古窑址调查与试掘简报》,《考古与文物》1986年3期;d.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城队:《汉长安城窑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4年1期;e.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城队:《汉长安城北官的勘探及其南面砖瓦窑的发掘》,《考古》1996年10期。

[2]洛阳市文物工作队:《东周王城战国至汉代陶窑遗址发掘简报》,《文物》2004年7期。

[3][4]程林泉、韩国河:《长安汉镜》,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2年。

[5]北京市文物工作队:《北京怀柔城北东周两汉墓葬》,《考古》1962年5期。

[6]徐苹芳:《宋元时代的火葬》,《文物参考资料》1956年9期。

[7]《明史》卷60志36礼14“士庶人丧礼”条。[8]杨存田、陈劲松:《我国古代的火葬制度》,《考古与文物》1983年3期。

〔责任编辑:张金栋〕

?37?

更多类似范文
┣ 检测课题中间进展报告20xx-11 19500字
┣ 中间结构验收汇报资料 2300字
┣ 中间结构验收监理汇报 2100字
┣ 铁塔组立分部工程中间验收报告(附图)
┣ 更多中间报告
┗ 搜索类似范文

更多相关推荐:
5-3-1中间验收报告(投运前)200字

南通西500kV变电站工程中间验收报告南通西500kV输变电工程业主项目部二一年月南通西500kV变电站工程中间验收报告中间验收报告投运前阶段项目名称南通西500kV变电站工程建设管理单位业主项目部公章201年...

沉降观测竣工验收中间报告2700字

楼主体结构沉降监测20xx年月日20xx年月日中间报告工程检测有限公司20xx年月楼主体结构沉降监测中间报告现场测量审核目录一工程概况1二监测依据1三监测精度1四监测方法1五监测频率2六稳定标准2七监测点布设位...

北郭桥 中间报告1900字

莲都区民政局北郭桥社区服务中心中间结构验收报告莲都区民政局北郭桥社区服务中心工程建设单位为莲都区民政局设计单位为丽水市中利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监理单位为浙江华诚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勘察单位为丽水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程由丽...

专栏推荐
大家在关注

地图地图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