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隐联想测验综述(4600字)

发表于:2020.10.22来自:www.fanwen118.com字数:4600 手机看范文

内隐联想测验综述

1.内隐联想测验的由来

内隐联想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简称IAT)是Greenwald等于19xx年提出的一种通过测量概念词和属性词之间评价性联系从而对个体的内隐态度等内隐社会认知进行间接测量的新方法,其采用的是一种计算机化的辨别分类任务,以反应时为指标,通过对概念词和属性词之间的自动化联系的评估进而来对个体的内隐态度等进行间接测量。

众所周知,内隐社会认知是在无意识情况下发生的一种自动化的过程。正是由于其无意识、自动化的特征,很难通过传统的自陈式的测外显态度的方法来进行直接测量,而只能通过间接的方法进行测量。传统的常用的用于内隐社会认知研究较的间接测量方法如投射测验、传记分析法、反应时法、情景测验法、内隐记忆研究中常用的某些方法等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投射测验、传记分析法、情景测验法等存在难以定量分析、主观性太强、对实验者本身素质要求太高、说服力不够强等问题;也内隐记忆的研究方法则存在只能涉及社会认知的知觉层面而难以深入的问题。

我们认为在社会认知研究中, 由于所呈现的刺激多具有复杂的社会意义,其必然引起被试心理的复杂反应,这些刺激可能与内在需要或内隐态度相一致,也可能与之相矛盾,刺激所暗含的社会意义不同,被试的加工过程的复杂程度就会不同,从而反应时的长短就会不同。在快速反应条件下,被试对刺激的反应形式是很难有意识控制的,在这种条件下所获得的社会认知结果通常认为是内隐的。并且,此前反应时法已经在内隐社会认知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Greenwald等在既有的反应时范式的基础之上,对传统的反应时方法加以改进和发展,于19xx年提出了一种新的间接测量方法——内隐联想测验。

2.内隐联想测验的实验范式

2.1 实验原理与基本思想

内隐联想测验在生理上是以神经网络模型为基础的。该模型认为信息被储存在一系列按照语义关系分层组织起来的神经联系的结点上,因而可以通过测量两概念在此类神经联系上的距离来测量这两者的联系。在认知上,内隐联想测验以 1

态度的自动化加工为基础,包括态度的自动化启动和启动的扩散。有关内隐态度的研究表明,对评价性的语义内容的加工是一种在视觉基础之上的自动化过程 。内隐联想测验就是通过一种计算机化的分类任务来测量两类词(概念词与属性词)之间的自动化联系的紧密程度,继而对个体的内隐态度进行测量。它也是以反应时为指标,基本过程是呈现一属性词,让被试尽快地进行辨别归类(即归于某一概念词)并按键反应,反应时被自动地记录下来。概念词 (如 国产、进口)和属性词 (如 喜欢、不喜欢)之间有两种可能的关系:相容的 (国产—喜欢,进口—不喜欢)和不相容的 (或相反的)(如国产—不喜欢,进口—喜欢)。所谓相容,即是指二者的联系与被试内隐的态度一致,或日对被试而言二者有着紧密且合理的联系,否则为不相容或相反 当概念词和属性词相容,即其关系与被试的内隐态度一致或二者联系较紧密时,此时的辨别归类在快速条件下更多的为自动化加工,相对容易,因而反应速度快,反应时短;当概念词和属性词不相容,即其关系与被试的内隐态度不一致或二者缺乏紧密联系时,往往会导致被试的认知冲突,此时的辨别归类需进行复杂的意识加工,相对较难,因而反应速度慢,反应时长;不相容条件下的与相容条件下的反应时之差即为内隐态度的指标。这样,概念词和属性词关系与内隐的态度一致程度越高,联系越紧密,辨别归类加工的自动化程度就越高,因而反应时越短,而不相容条件下,认知冲突越严重,反应时自然会更长,其间的差就会更大,表明内隐态度越坚定。总之,内隐联想测验的基本原理是当两个概念相似或者在被试的记忆中有联系的时候,比两个概念不相似或在记忆中没有联系的时候反应快。

2.2 基本实验程序

施测分为五个阶段:1 、呈现目标词,比如国产品牌和进口品牌,让被试归类并做出一定的反应(看到国产品牌按F 键,看到进口品牌按J键) 。2 、呈现属性词,比如喜欢和不喜欢;并让被试做出反应(喜欢F ,不喜欢J ) 。3 、联合呈现目标词和属性词,让被试做出反应(国产品牌或喜欢F ,进口品牌或不喜欢J ) 。4 、让被试对目标词做相反的判断(国产品牌J ,进口品牌F) 。5 、再次联合呈现目标词和属性词,让被试做出反应(进口品牌或喜欢F ,国产品牌或不喜欢J ) 。这五个阶段分别做20 次,各阶段之间可以进行短暂的休息。

上述每一反应的反应时及对错情况均由计算机自动记录。按照Greenwald, 2

McGhee和Schwart(1998)提出的记分方法,先把低于300ms的以300记,大于3 O00ms的以3 000记,错误率超过20%的予以删除;接下来对所有原始反应时数据进行对数转换,再对相容组和不相容组(本例中的第三部分和第五部分)分别计算其平均反应时。最后,把不相容组的平均反应时减去相容组的平均反应时,这样,所得到的分数便为被试相对于不愉快的词而言,把愉快词与自我相联的程度,即内隐自尊的强度。

3.内隐联想测验的应用

由于诸多社会认知现象均涉及到评价性联想,故内隐联想测验一经提出,便在内隐态度、内隐刻板印象、内隐自尊等领域迅速得到运用。Greenwald等率先(1998)运用内隐联想测验对黑人、白人种族刻板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以一些典型的黑人姓氏及白人姓氏和包括积极和消极词在内的形容词作为材料,设计了一个内隐联想测验。结果发现不相容部分的反应时明显长于相容部分,这说明人们更易于将白人和好的属性连在一起,而将黑人和坏的属性连在一起,证实了种族内隐刻板印象的存在,还发现种族内隐刻板印象和相应的外显态度测量之间是相对独立的。

Greenwald等(1998)还研究了日裔美国人和韩裔美国人对日本民族和大韩民族的态度,发现了明显的内群体——外群体效应,即他们更容易把快乐的词语与具有他们自己的民族的特征的名字相连,不快乐的词语与具有对方民族特征的名字相连,并且内隐态度间的差异比外显态度间的差异要大。

Greenwald等(1999)还运用内隐联想测验研究内隐自尊、组内偏差、社会同一性,发现个体当把自我词和积极的词相联系时比与消极的词相联系时要快得多,女性更为偏好女性,更倾向把自己认同为女性,并且内隐自尊和组内偏差的关系受个体自我认同的影响。Greenwald等还以内隐联想测验及传统的自尊量表为工具,运用实证性因素分析的方法对内隐自尊、外显自尊的结构进行了研究,揭示二者存在低的正相关。

在国内,蔡华俭等(2001)运用内隐联想测验对大学生的性别学科刻板印象进行了研究,发现不管大学生的性别和专业如何,都显著地把理工科和男生相联,把人文学科和女生相连,并且,内隐刻板印象和相应的外显测量间相关很低,二者是相互分离的蔡华俭等(2002)还以内隐联想测验和相应的外显测量为工具,运 3

用实证性因素分析对大学生的性别自我概念的结构进行了研究。

4.内隐联想测验的新进展

近来研究者提出了三种IAT 测验的改变形式:

Wigboldus IAT (WIAT)

Wigboldus 这样用IAT ,他提供一个目标概念和两个属性概念。比如,第一个任务,要求被试看到积极的词和与伊斯兰信仰有关的词(如古兰经) 时揿左键,看到消极的词时按右键。第二个任务,要求被试看到积极的词揿左键,看到消极的词和与伊斯兰信仰有关的词揿右键。如果被试在第一个任务上做得好,说明对伊斯兰有积极的态度,反之亦然。他发现,这种IAT 结果与被试的自我报告正相关。后来用这种方法研究被试对不同食物的态度,发现IAT 研究结果与被试

的行为一致。

Go/ NO - Go Association Test ( GNAT)

Nosek 等介绍了GNAT 实验程序,GNAT 吸收了信号检测论的思想,实验中包括目标刺激(信号) 和分心刺激(噪音) ,如目标概念(水果) 和积极评价(好) 作为信号,将目标概念(臭虫) 和消极评价(坏) 作为噪音,当呈现水果和好时被试按空格键做出反应(称为Go) ,当呈现臭虫和坏时被试不做出反应(称为No - Go) 。GNAT 包括两个实验阶段,在阶段1中,被试对目标概念(水果) 与属性概念(好) 做出反应,对臭虫和坏则不做出反应,在阶段2 中实验者对目标概念(水果)和属性概念(坏) 做出反应,对臭虫和好不做出反应。

Extrinsic Affect Simon Task ( EAST)

EAST 结合了IAT 和Houewer 本人所提出的情绪性Simon 任务的特点。在EAST 中,积极的词和消极的词都用白色,蓝色和绿色呈现。被试依照所呈现的白色词汇的归因属性(积极或消极) 做出判断,并分别做出反应(比如按左键或右键) ,使得原先中性的按键反应获得了积极(左键) 或者消极(右键) 的意义;对于彩色目标词汇(蓝色或绿色) ,被试则依据其颜色反应,看到蓝色(无论是积极词还是消极词) 按左键,看到绿色(无论是积极词还是消极词) 按右键。这样被试对积极的蓝色词和消极的绿色词的反应就会又快又准。

5.对内隐联想测验的评价

4

反应时是认知心理学中最常用最有效的揭示内部加工过程的指标,更是认知心理学研究的一种基本范式, 内隐联想测验运用了反应时这一基本范式,保持了反应时方法的许多优点,利用被试的快速反应,有效地降低了意识的监控作用,这使得内隐联想测验具有了与认知启动方法相类似的主要优点,即使被试不愿意表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通过内隐联想测验也可以揭示内隐态度和其他的自动化联想。内隐联想测验融合了实验设计的基本思想,设置了相容组和不相容组,并且利用反应时的差作为测量指标,最大限度地排除了个体本身反应快慢的影响,减少了个体差异对测量结果的影响,较为纯净地反映了过去经验的强度。设计还使概念词和属性词的关系处于相容或相反的两个极端上,这就在被试反应相对稳定的条件下,大大增加了测量的敏感性,扩大了效应大小。由此可以看出,内隐联想测验一个重大突破就是通过对过程的动态的评估从而实现对内隐态度的静态测量。表面上看它是对反应过程的记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实际上该方法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测量了一个较为稳定的静态的内隐特质。和传统的内隐社会认知研究方法相比,由于内隐联想测验是建立在对内部认知过程的测量之上,能有效地防止意识的干扰作用,因而更具效度:并且,由于它是以反应时为指标,融入了实验设计的基本思想,因而也更灵敏;此外,它还极具灵活性,可以通过不同的设计从而实现对涉及内隐态度的不同的特质的测量(如,内隐自尊、组内认同等)。

正如其他任何新生事物,内隐联想测验也不是尽善尽美,还有不少有待完善和发展的地方。比如,由于采用反应时作指标,计时精确到毫秒,测验易受测量情境的影响;关于测验的计分程序是否最佳,怎样处理错误反应和极端值最佳:测验结果易受练习和年龄的影响等。

参考文献:

《Greenwald提出的内隐联想测验介绍》 蔡华俭 心理科学进展 2003 .11 《内隐联结测验(IAT) 研究回顾与展望》 崔丽娟、张高产 心理科学 2004 《内隐联结测验的IAT 效应和概念联系的对应关系研究》 吴明证 心理科学

2006.29

《IAT在内隐助人态度上的应用》 汪 伟 心理学探新 2008 第三期 5




第二篇:内隐联想测验:信度、效度及原理 17700字

心理科学进展 2004,12(2):223~ 230 Advance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内隐联想测验:信度、效度及原理

侯 珂 邹 泓 张秋凌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北京 100875)

摘 要 内隐联想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是一种评估个体对两个概念的自动化联系强度的间接测量方法,近年来被广泛应用于内隐社会认知研究。有很多证据显示,较之于外显测验,IAT能为研究提供更多新的信息,但其信度、效度指标都有待改善,而且不同学者对其测验原理仍有不同解释。因此,研究者对IAT的应用及对其结果的解释需持谨慎态度。另外,文章还简单介绍了IAT数据处理的新方法和一些IAT的变式。.

关键词 内隐联想测验,内隐社会认知,信度,效度。

分类号 B841.7

1 IAT测验简介

过去20多年的研究以确凿的证据表明社会认知常会以内隐的方式影响人们的判断和行为,但由于内隐社会认知被定义为“无法内省获取的”,直接的外显报告往往无能为力,对其进行科学的测量便成为一项重要任务,以往研究中常用的方法主要包括了投射测验和启动测验[1]。最近另一种新的测量工具引起了研究者广泛的关注,这就是Greenwald等人于19xx年提出的内隐联想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以下简称IAT)[2]。

IAT的测验原理相当简单:当两个概念联系紧密时,人们容易对其样例作同一反应,反之,当两个概念联系不是很紧密甚至存在冲突时,对它们的样例作同一反应则较为困难。利用人们对不同概念的样例作同一反应的难易程度便可获得个体内隐认知层面这两者的联系强度。在IAT测验中,被试的任务是对计算机屏幕上自动呈现的刺激(词或图象)迅速分类,而这些刺激分属于4类概念:一对客体概念(target concept)和一对属性概念(attribute concept);例如,花朵和昆虫构成了一对客体概念,正性词和负性词构成一对属性概念。根据任务要求被试对样例刺激按左键或右键分成2类,并记录其反应时。测验中关键的分类任务包括了“相容任务”(compatible task)和“不相容任务”(incompatible task),所谓相容和不相容是针对被试的内隐认知结构而言,前者指被归为一类中的客体概念和属性概念与被试的内隐认知结构相一致,而“不相容任务”中被归为一类的客体概念和属性概念的关系与被试的内隐认知是不一致的。客体概念和属性概念在被试内隐认知结构中联系越紧密,相容任务就越为容易,被试的反应时就越短;而在不相容任务中,则会引起更大的认知冲突,反应时就长。这两类任务平均反应时之差就是IAT获得的测量指标,该指标间接反映了被试内隐收稿日期:2003-06-25

通讯作者:邹泓, 电话:010-62209599 , E-mail: hongz@

223

-224- 心理科学进展 20xx年 认知中对客体的相对态度或概念[2]。此外,IAT还可用纸笔形式完成,在纸笔IAT测验中被试在规定的时间内区分呈现在纸上的一系列刺激项目,以其在不相容任务和相容任务中区分项目的数量差异计算IAT分数。运用IAT纸笔测验,可进行小规模集体施测[3~5]。

最初Greenwald等将IAT用于种族偏见的研究,他们以白人/黑人组成一对客体概念,以正性词/负性词作为属性概念,考察种族和正负性评价之间联系的相对强度,并作为内隐种族态度的指标。该研究证明了外显和内隐种族态度存在分离:在外显测验中白人被试很少报告对黑人的偏见,但IAT测验却表明在内隐认知中这种偏见仍然存在。Greenwald等人认为IAT能避免自我报告中被试的自我掩饰(self-present),也不受按键左右、相邻反应间隔时间以及项目的数量等因素的影响[2]。而且IAT还可灵活利用不同的客体概念和属性概念设计出适应不同方面内隐认知的测量。由于具备以上这些优点,IAT迅速被许多研究采用,领域涉及各类偏见和刻板印象[5~12]、社会认同[13~15]、自尊[16, 17]、自我概念[18,19]、病理心理学[4, 20, 21]以及消费者态度[22]。

2 IAT的信度和效度

2.1 IAT的内部一致性、重测信度和复本信度

众多研究都发现IAT的α系数较高,在0.77~0.95之间[10,18,19,23~25],Gawroski报告了德国被试对土耳其人和亚洲人内隐态度的IAT测验的α系数分别为0.55和0.56,可能是研究中最低的一个(其外显测验的α系数也仅为0.61和0.68)[7]。但研究者仍需谨慎对待这类数据,因为α系数高不能完全确保测验的内部一致性,尤其是当测验某一维度的项目过多时[26](在IAT关键任务中要求作出的反应往往在20次以上)。

作为以“测量内隐认知层面个体差异”为目的的一种工具[2],IAT的重测信度高低显得尤为重要。一些研究者考察了内隐自尊、内隐自我概念和内隐偏见的IAT测验的重测信度,发现一般在0.60左右 [6,10,16,24]。另外,虽然Greenwald等发现分别利用完整和不完整姓名作为客体材料的IAT测验的相关为0.85[2],更多研究却表明,利用不同测验材料(如两组不同词汇,图象和文字材料,自我生成的项目和固定的项目)组成的平行测验的复本信度并非很理想[2,6,16,18]。这些数据表明,虽然IAT的信度高于一般内隐测验[27],但仍普遍低于外显测验的理想水平。

2.2 由IAT信度问题引发的争议

对于IAT重测信度较低的原因,不同研究者的解释也不尽相同。Cunningham等认为这是测量中随机误差造成的,他们研究发现,相比一般的重测信度,利用潜变量趋势模型(latent-growth-framework)获得的稳定性指数(stability index)更为理想,说明在测验的构念层次,IAT还是比较稳定的[28]。此外,Asendorpf还指出,重测信度较低可能是由于被试在不同的IAT测验中运用不同的反应策略所致 [18]。

而另一些研究者并不这样认为,Steffens和Buchner采用结构方程比较了3种可能模型:

(1)经典信度模型(cannon reliability model):认为不同时间情境下的IAT有一个相同的真

第12卷第2期 内隐联想测验:信度、效度及原理 -225- 分数;(2)稳定性模型(stability model):认为不同情境间的真分数是独立但有一定相关的;

(3)一致性模型(consisency model):认为情境间的真分数和更高层的“跨情境因素”有关,也受各自情境—个体交互作用影响;在3种模型中,后两者能更好地拟合实验数据[11],这对IAT所获得的内隐态度是一个稳定特质的假设提出了质疑。

研究也表明,由IAT获得的内隐态度会表现出可塑性(malleability):Lowery发现当实验主试是黑人时,白人被试IAT测验获得内隐种族偏见有所减小[3];Kühnem报告了在未提供东西德不同状况条件下,来自东西德的被试皆表现出强烈群体内偏好,而提供线索条件下,来自西德地区的被试群体内偏好增加,东德地区的被试群体内偏好减小[25]; Dasgupta和Greenwald发现,利用被试喜欢的外群体个体为测试前的提示会减低IAT效应,且能维持24小时[29];Blair等要求被试想像强悍的妇女形象5分钟,发现其女性—柔弱刻板印象的IAT

Wittenbrinkz让两组被试分别观看对偏见群体有正性和负性信息的电影,效应减小或消失[30];

发现前一组被试IAT效应减小而后一组没有明显变化[31]。这些证据暗示IAT重测信度不够理想,也有可能反映了内隐社会认知对环境因素的敏感性。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外显态度测验重测相关较高则可能是外显态度受到社会赞许效应、反应倾向、记忆和认知一致性等意识层面的控制,从而减小了其他因素对外显态度的影响。与之相反,意识控制之外的内隐态度对其他因素也许过于敏感,相比之下,IAT的重测信度就相形见绌了。

2.3 IAT的区分效度和聚合效度

多数使用IAT的研究都会报告它和外显测验之间的相关,结果显示,IAT和外显测验的相关较低且变化范围较大。Greenwald和Nosek认为这可能是因为:(1)被试在外显测验中的反应倾向、社会赞许效应、内省能力的不足等使两者分离;(2)IAT集中研究的态度问题在社会环境同质性高,取样过窄,无法在统计上获得高相关[32]。Karpinski和Hilton在进一步研究中却发现,即使对社会赞许性因素加以控制并对外显测验和IAT测验项目层次加以匹配后,二者相关仍然较低,表明IAT获得的内隐态度和外显测量获得的态度可能是独立的[33]。Nosek最近指出,IAT和自我报告获得的2个完全独立成分的观点无法解释现已存在的某些现象,而仅用社会赞许效应也不能充分解释内隐外显测验的分离。他认为,个体对态度精细加工程度也可能影响两者的相关,具体来说,在高社会赞许性条件下,态度的精细加工程度对内隐—外显相关影响不大,而在低社会赞许性条件下,对态度的精细加工程度就可能对内隐—外显相关起到关键作用,使某些态度的精细加工程度较浅的对象(如花朵—昆虫)表现出低相关[34]。

同时一些研究也发现,其他的内隐态度测验和IAT的相关也较低,如Bosson等人发现内隐态度测验间的聚合度大大低于外显测量[24];Rudman等人发现IAT和词汇判定的启动测验之间的相关仅为0.12[27]。但是,Cunningham等的研究却认为IAT同其它内隐测验方法有可靠的相关,并且所测量的是同一潜变量[28]。Gawroski则采取多特质多方法设计,通过IAT和自我报告法测查德国被试对土耳其人和对亚洲人的态度,其研究证明了IAT具有相当的聚

-226- 心理科学进展 20xx年 合和区分效度[7]。

2.4 IAT的效标效度

就在20xx年,因为IAT效标效度的匮乏,Banaji还为之撰文辩护[35],而两年之后已经积累了一定数量的针对IAT与外在行为关系的报告。Teacheman等研究发现,用IAT对蜘蛛恐惧症和蛇类恐惧症两类被试的准确区分率达到92% [4];Nosek等报告了个体的学科内隐态度和性别—学科刻板印象能较好预测其SAT数学成绩[10]; Asendorpf在两个实验中,分别利用与陌生高吸引力异性互动和创设模拟应聘害羞情境,记录被试的自发行为(spontaneous behavior)和控制行为(controlled behavior),发现IAT获得的内隐羞怯特质可以预测自发行为,但外显报告只和控制行为有显著相关[18]。在Egloff 和Schmukle的研究中利用IAT获得了被试的内隐焦虑特质,并考察了在压力演讲中被试表现出的焦虑行为,发现两者有可靠相关,而被试的自我报告却无法准确预测其外显行为表现[19]。还有来自神经心理学证据的支持:利用fMRI技术,Phelps等发现白人被试观察黑人头像时杏仁核左上侧激活程度与IAT相关达到0.52,而与外显测验未见显著相关[36];Milne和Grefman从病理损伤的角度也探讨了这一问题,他们的实验表明,前额叶腹正中皮层损伤的个体的IAT成绩比正常被试和前额叶背侧皮层损伤的个体要低 [37]。

3 对IAT测验机制的质疑

本文开始部分曾提到,Greenwald等认为IAT所测量的是个体内隐社会认知结构中概念间联系的强度,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和细化,有研究者对此提出了质疑和批评。以下我们将简单介绍其中最有代表性的3个观点。

Karpinski和Hilton提出的环境联结模型(environmental association model)认为IAT反映了社会文化中两个概念的联结强度而非个体的倾向性,是在测验个人所掌握的社会背景知识而非个人真实的信念。他们设计实验让被试反复练习加强老人—正性词的联系,然后接受IAT测验,发现被试对老年人的内隐偏见有所下降,但让被试反复加强青年—正性联系后,对年轻人的内隐偏好却没有明显变化[33]。但这个实验并未能很充分的支持他们的观点,Banaji甚至认为,将个体内隐态度和社会文化背景截然分开是不恰当的[35]。

Brendl等利用随机漫步模型(random walk model)分析了被试在IAT任务中反应标准的变动。他们指出属性概念的样例只有正负价值(valence)这一种成分,而客体概念的样例则包括了正负价值和实体特征(identity)两个方面,这将导致在不相容任务中个体对客体概念的样例分类可能受两个不同方向的影响,而属性概念的样例在不相容任务和相容任务中都只受一方面的影响。如果在所有任务中被试的反应阈限是固定的,则对属性概念的样例作出判断时,反应时将不变。但实际上被试在不相容任务中将反应阈限提高,这和上述假设相矛盾。Brendl等认为阈限的提高是由认知难度导致的,跟内隐态度无关。另外,在研究中他们还用“假词”作为和昆虫对应的客体类属,认为人们不可能对“假词”存在好恶,但IAT测验结果却发现了被试对“假词”的“内隐偏见”,原有理论无法解释该现象[38]。

第12卷第2期 内隐联想测验:信度、效度及原理 -227-

Rothermund和Wentura提出了“图象—背景非对称”理论(piciture-backgroud asysmetric theory),认为在分类任务中决定反应速度关键在于样例刺激自身的“突显性”(salient)。陌生或负性的刺激对被试更具“突显性”——更“图象”化,熟悉且正性刺激相对“背景”化。在相容任务中,被试只须对两个“图象”作同一反应,而对两个“背景”作另一反应,只是在区分“图象”和“背景”,而在不相容任务中的反应就相对复杂,需耗费更多时间。Brendl等人的实验中被试对“假词”的“厌恶”则可被解释为“假词”比起“昆虫”更为陌生从而使之“图象”化,并非“假词”比“昆虫”对被试更具负性意义。在他们的实验中,分别以“词”和“假词”替代“正性词”和“负性词”后也获得类似结果;另1个实验中,他们利用分辨任务(go/nogo task),强制颠倒了“图象—背景”,使“年轻人+负性词”成为突显“图象”后,再进行IAT测验发现了对老年人的内隐偏好,这和以往研究结果相矛盾[39]。

可以看出,这3种观点分别从社会文化环境,被试反应标准的变化以及测验的刺激项目本身特征等角度对IAT的测验结果加以解释,指出除概念间联结强度以外,存在产生IAT效应的其它可能。然而这些研究的结果也未能完全排除IAT效应中内隐社会认知成分存在,对IAT测验的机制尚需进一步的研究。

4 IAT的改进和变式

4.1 数据处理方法的改进

在IAT测验中,通常程序会将快于300ms的反应计为300ms,将慢于3000ms的反应计为3000ms,并将每次反应时作对数转换[2]。将反应时数据作对数转换是以往研究中数据正态化的通行办法[40],但最近研究结果却开始质疑其有效性。Hurmmert等发现在相同测验中,老年被试的IAT效应会显著高于年轻被试,他们认为这可能与认知老化、整体加工速度减缓有关。如果将被试的每一次反应时按测验中所有反应的平均反应时和标准差转化为Z分数后再计算IAT效应,年龄间的差异就不明显[8]。该研究提示人们传统的IAT数据转化方法可能无法对被试认知加工速度造成的误差进行有效的控制(利用图片材料获得的IAT效应要比利用姓名材料获得的IAT效应小[6]也可能是基于同一原因)。最近,Greenwald等人对IAT数据转化的方法作了类似改进,发现该算法提高了IAT测验的内部一致性以及与外显测量间的相关系数,而且对顺序效应、练习效应、个体加工速度差异等方面能更好地加以控制[41]。

4.2 GNAT测验和EAST测验

在IAT测验中,被试的错误率被作为冗余信息而忽略了,Nosek和Banaji对此进行了修改,提出了GNAT测验(The Go/No-Go Association Test),它仍保留了IAT的2个关键任务,但用信号检测论中的辨别力指数作为指标。GNAT要求被试对一些刺激作出反应而忽视另外的刺激,例如,测量被试对花朵的态度,呈现给被试花朵、正性、负性3类刺激,在任务1中要求被试对花朵和正性的刺激作同一反应,而忽视负性刺激,任务2中要求被试对花朵和负性的刺激作同一反应,而忽视正性刺激。对比其击中率一般会发现任务1成绩高于任务2,反应了被试对花朵的内隐偏好。与IAT相比,GNAT的特点在于不需要有作为比较的一对客体概念,就可以获得“直接”的而非相对的内隐态度[42]。

-228- 心理科学进展 20xx年

EAST测验(Extrinsic Affective Simon Task)是De Houwer在20xx年提出的另一种IAT变式。在EAST中,属性词以无色词呈现(白色或黑色),而所有客体词随机分为两种颜色,被试的任务是对客体词根据其颜色做两类反应,对无色词(属性词)根据其正负价作与前者相同的两类反应。这样,不相容任务和相容任务随机分配到每1次反应之中,而不像IAT和GNAT在1组(Block)反应中获得 [43]。

5 结语

从以上所介绍的许多研究中可以看出,尽管IAT是一种相对有效的研究内隐社会认知的工具,且应用范围也日趋广泛。但它毕竟是刚出现不久的新方法,信、效度指标还不够完善,对其测验原理还存在许多争议,需要深入探讨。这一切都提醒研究者,在应用IAT及对其结果加以解释时,应当谨慎,要注意以下几方面问题:

首先,作为考察内隐社会认知的工具,IAT的机制尚不明晰,已有研究指出个体的反应速度、反应定势的差异以及某些纯感知觉因素都会干扰测验结果[8,38,39]。在IAT测验中还发现了任务的顺序效应(不相容任务在前会减小IAT效应)、练习效应等系统误差[2]。这说明IAT与具有个体诊断价值的测验还存在一定距离,还有进一步改良的空间。

现有研究对IAT信效度的比较分析还相对宽泛。由于IAT的灵活性,使得这种方法更类似Likert量表是一种施测形式,而不是有具体指向的问卷或量表,即便是测量同一对象,IAT的刺激项目也未能标准化。将这些内容不同、形式各异的IAT研究笼统放在一起比较,当然会得到自相矛盾的结果。另外,IAT以精确到毫秒的反应时作为测验指标,其数据的范围和精确度与传统意义上的量表数据有很大不同,因此,将其纳入传统心理测量学标准体系加以衡量或许还存在问题。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社会认知结构的稳定性并不能和人格、智力等特质相提并论。近来,基于外显测量的一些研究提醒我们:诸如态度、自尊等范畴可能并非是稳定“特质”,也许只是临时的建构(build on the spot)[44,45]。于是有的研究者退而认为内隐的社会认知是相对稳定的成分[46],但是包括IAT在内的内隐测验结果对这个假设并没有很好的支持[47]。结合上文,人们不禁会感到困惑:究竟是IAT信度存在缺陷,还是内隐社会认知自身就不是一个稳定的特质?这也许是IAT测验以及内隐社会认知研究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参考文献

[1] Greenwald A G, Banaji M R. Implicit Social Cognition: Attitude, Self-Esteem, and Stereotype. Psychological Review, 1995, 102(1): 4~27

[2] Greenwald A G, McGhee D E, Schwartz J L K. Measuring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Implicit Cognition: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8, 74(6): 1464~1480

[3] Lowery B S, Hardin C D, Sinclair S. Social Influence Effects on Automatic Racial Prejudice.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 81(5): 854~855

[4] Teachman B A, Gregg A P, Woody S R. Implicit Association For Fear-Relavant Stimuli Among Individuals With Snake and Spider Fears.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2001,110(2): 226~235

[5] Teachman B A, Gapinski K D, Brownell K D, Rawlins M, Teyaram S. Demonstrations of Implicit Anti-Fat Bias: The Implicit of Providing Causal Information Causal Information and Evoking Empathy. Health Psychology, 2003, 22(1): 68~78

第12卷第2期 内隐联想测验:信度、效度及原理 -229-

[6] Dasgupta N, McGhee D E, Greenwald A G, Banaji M R. Automatic Preference for White Americans: Eliminating the Familiarity Explana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00, 36: 316~328

[7] Gawronski B. What Does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Measure? A Test of the Convergent and Discriminate Validity of Prejudice-Related IATs.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2002, 49(3): 171~180

[8] Hummert M L, Garstka T A, Greenwald A G, Mellott D S. Using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to Measure Age Differences in Implicit Social Cognitions. Psychology and Aging, 2002,17(3): 482~495

[9] Skowronski J J, Lawrence M A.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Implicit and Explicit Gender Attitudes of Children and Colleges Students.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2001, 25: 155~65

[10] Nosek B A, Banaji M R, Greenwald A G. Math=Male, Me=Female, Therefore Math≠Me.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 83(1): 44~59

[11] Steffens M C, Buchner A.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Separating Transsituationally Stable and Variable Components of Attitudes

toward Gay Men.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2003, 50(1): 33~48

[12] Teachman B A, Brownell K D. Implicit anti-fat Bias among Health Professionals: Is Anyone Immun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2001, 25: 1525~1531

[13] Ashburn-Nardo L, Voils C I, Monteith M J. Implicit Associations as the Seeds of Intergroup Bias: How Easily Do They Take Roo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 81(5): 789~799

[14] Greenwald A G, Pickrell J E, Farnham S D. Implicit Partisanship: Taking Side for no Reason.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 83(2): 367~379

[15] Aquino K, Reed A. The Self-Importance of Moral Identity.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83(6): 1423~1440

[16] Greenwald A G, Farnham S D. Using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to Measure Self-Esteem and Self-Concep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0,79(6):1022~1038

[17] Greenwald A G, Banaji M R, Rudman L A, Farnham S D, Nosek B A, Mellott D S. A Unified Theory of Implicit Attitudes,

Stereotypes, Self-Esteem, and Self-Concept. Psychological Review, 2002, 109(1): 3~25

[18] Asendorf J B, Banse R, Mücke D. Double Dissociation Between Implicit and Explicit Personality Self-Concept: The Case of Shy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83(2): 380~393

[19] Egloff B, Schmukle S C. Predictive Validity of an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for assessing Anxiety.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83(6): 1441~1445

[20] Gemer M C, Segal Z V, Sagrati S, Kennedy S J. Mood-Induce Changes on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n Recovered Depressed

Patients.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2001,110(2): 282~289

[21] Roefs A, Jansen A. Implicit and Explicit Attitude Toward Hight-Fat Foods in Obesity.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2002, 111(3):

517~521

[22] Masion D, Greenwald A G, Bruin R.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as a Measure of Implicit Consumer Attitude. Polish Psychological

Bulletin, 2001, 32(1): 1~9

[23] Nosek B A, Banaji M R, Greenwald A G. Harvesting Implicit Group Attitude and Bielfs Form a Demonstration Web Site. Group

Dynamics, 2002, 6(1): 105~115

[24] Bosson J K, Swann W B, PenneBaker J W. Stalking the Perfect Measure of implicit Self-Esteem: The Blind Men and the Elephant

Revisited?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0, 79: 631~643

[25] Kühnen U, Schie?l M, Baner N, Paulig N, P?hlman C, Schmidthals K. How Robust is IAT? Measuring and Manipulating Implicit

Attitudes of East and West Germans. Zeitschrift für Experimentelle Psychologie, 2001, 48: 135~144

[26] Schmitt N. Uses and Abuse of Coefficient Alpha.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1996, 8: 350~353

[27] Rudman L A, Ashmore R D, Gray M L. “Unlearning” Automatic Biases: The Malleability of Implicit Prejudice and Stereotypes.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81(5): 856~868

[28] Cunningham W A, Preacher K J, Banaji M R. Implicit Attitude Measures: Consistency, Stability and Convergent Validity.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1,12: 163~170

[29] Dasgupta N, Greenwald A G. On the Malleability of Automatic Attitudes: Combating Automatic Prejudice With Images of Admired

and Disliked Individuals.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81(5): 800~814

[30] Blair I V, Ma J E, Lenton A P. Imagining Stereotypes Away: The Moderation of Implicit Stereotypes Through Mental Imagery.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81(5): 828~841

-230- 心理科学进展 20xx年

[31] Wittenbrink B, Judd C M, Park B. Spontaneous Prejudice in Context: Variability Automatically Activated Attitudes.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81(5): 815~827

[32] Greenwald A G, Nosek B A. Health of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at Age 3. Zeitschrift für Experimentelle Psychologie, 2001, 48:

85~93

[33] Karpinski A, Hilton J L. Attitudes and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81(5): 774~788

[34] Nosek B A. Moderates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implicit and explicit attitudes. Doctoral Dissertation. New Haven Co: Yale University,

2002

[35] Banaji M R. Implicit Attitude Can be Measured. In: Roediger H L, Nairne J S, Neath I , Surprenant A ed. The Nature of

Remembering: Essay in honor of Robert.G.Crowder.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2001. 117~150

[36] Phelps E A, O’Connor K J, Cuningham W A, Funuyama E S, Gatenby J C, Gore J C, Banaji M R. Performance on Indirect

Measures of Race Evaluation Predicts Amygdala Activation . 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2000, 12(5): 729~738

[37] Milne E, Grafman J. 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Lesions in Humans Eliminate Implicit Gender Stereotyping. The Journal of

Neurosience, 2001,21:R150(1-6) [available: /cgi/content/full/5330]

[38] Brendl C M, Markman A B, Messner C. How Do Indirect Measures of Evaluation Work? Evaluating the Inference of Prejudice in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 81(5): 760~773

[39] Rothermund K, Wentura D. Figure-Ground Asymmetries in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Zeitschrift für Experimentelle Psychologie,

2001,48: 94~106

[40] Bargh J A, Chartrand T L. The Mind in the Middle: A Practical Guide to Priming and Automaticity Research. In: Reis H T, Judd E M

ed. Handbook of Research Methods in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253~285

[41] Greenwald A G, Nosek B A, Banaji M R. Understanding and Using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1.An Improved Scoring Algorithm.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3, 85(2): 197~216

[42] Nosek B , Banaji M R. The Go/No-Go Association Task. Social Cognition, 2001,19: 625~666

[43] De Houwer J. The Extrinsic Affective Simon Task.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2003, 50(1):77~85

[44] Schwarz N , Bohner G. The Construction of Attitudes . In: Tesser A, Schwarz N ed. Blackwell Handbook of Social Psychology :

Intraindividual Processes. Malden MA: Blackwell, 2001. 436~457

[45] Crocker J, Wolfe C T. Contingencies of Self Worth. Psychological Review.2001, 108(3): 593~623

[46] Wilson T D, Lindsey S, Schooler T Y. A Model of Dual Attitude . Psychological Review, 2000,107(1): 101~126

[47] Blair L V. The Malleability of Automatic Stereotypes and Prejudice.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2002, 6(3): 242~261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Mechanisms

Hou Ke, Zou Hong, Zhang Qiuling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ijing 100875)

Abstract: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AT), a reaction time measure of automatic memory-based associations without requiring conscious introspection, has been widely used to assess implicit social cognition in recent years. Although many research results show that the IAT provided meaningful insights into implicit social cognition while the explicit measures did not, it still needs more evidence for the IAT’s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Moreover, the theoretical interpretation of mechanism underlying the IAT is still a controversial issue. This article strongly suggests that researchers should use the IAT more appropriately and scrupulously. A new algorithm and some alternative methods derived from the IAT are also described.

Key words: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mplicit social cognition, reliability, validity.

更多类似范文
┣ 综述 3600字
┣ 综述 800字
┣ 综述 3500字
┣ 更多综述范文
┗ 搜索类似范文

更多相关推荐:
文献综述3800字

文献综述引言中国是个发展中大国,人口众多,经济发展不平衡,在经济上呈多元化格局。作为基础教育,面临的任务既要适应知识经济的需要,培养高素质尖端人才,又要为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培养人才和合格的建设者。数学课程标准也…

文献综述4600字

文献综述_____________常永威0608138101家庭理财系统分析与设计【前言】全球经济的蓬勃发展带来了金融理财领域的巨大变革和创新,新的金融工具和理财观点不断产生,迅速地刷新着家庭与个人传统的理财观…

文献综述2800字

一、引言论文的写作是对高校毕业生的综合考核,也是毕业生对自身专业知识的一个总结。但由于对专业知识的掌握有限,在写作论文的时候不能完全到位的对某个课题做出正确的评价,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在写作之前查阅相关的文献资料。…

专栏推荐
大家在关注

地图地图CC